当前位置:无锡论坛生活爸爸给我的温暖,那束干枝梅是爸爸送给我的永远的快乐
爸爸给我的温暖,那束干枝梅是爸爸送给我的永远的快乐
2022-08-04

我很小的时候,爸爸每年都有一段时间是在医院里度过的。

爸爸患有胃病,发作时,爸爸就用一只枕头顶着胃部,咬着牙,一声不吭,但最后还得住院。

妈妈常常往返于十五里外的医院,还要照看姐姐、哥哥和我。整天忙的像一只旋转的陀螺。生活常常入不敷出,异常困苦。

那时我非常盼望过年。过年就意味着有新衣服穿,有糖果吃。

我平时都是捡哥哥的衣服穿。一件衣服,先是姐姐穿,之后是哥哥穿,最后轮到我。

我家附近有一个商店,我常常自己溜进去。仰着头,幻想着那些大玻璃瓶里的桔子瓣糖和鱼形的糖,会穿过玻璃,蹦到我的嘴里。

六岁那年,眼看春节到了。爸爸还在医院里,家里毫无过年的迹象,我的种种愿望恐怕都要泡汤了。就在新年的前两天,爸爸终于回来了,我们高兴地不得了。

第二天,爸爸就带姐姐、哥哥和我去山上玩。积雪深深的,直没到我的膝盖。

爸爸指挥着我们折回了许多小树枝,又找来两根高粱杆儿,劈掉外皮,就露出白花花的泡沫一样的瓤。再斜切成花瓣状或者小圆柱形。在用粉笔熬成的染料里蘸一下,就变成了漂亮的粉色。

利用大头针,把这些花蕊儿、花瓣、花蕾组合,点缀在小树枝上。

这样干枝梅就做成了。

我们快乐的忙了一整天,足足做了一大把。

被爸爸吊在八仙桌后的穿衣镜上。漂亮极了。简陋的房舍顿时折射出无穷的欢乐。

来我们家串门的人都以为是从市里买来的。赞叹不已。后来左邻右舍都来参观,我和姐姐、哥哥抢着讲述制作过程,得意极了。

那个新年,我没有新衣服,也没有糖果,可那束干枝梅使我们异常欢乐。也是从那时,我开始知道干枝梅开在严冬,迎霜傲雪。

许多年以后,父母相继过世,那束干枝梅一直开在我的记忆里。

残酷的生活可以剥夺你现世的物质,但你要追求美、感受美的精神和信念是无法被剥夺的。

那束干枝梅是爸爸送给我的永远的快乐。